主页 > 365bet体育 >

树老叶更浓桑榆映晚晴 追记西安市“最美五老”、周至县关工委原副主任刘辅汉 来源: 西安日报 2020-01-06 10:

POST TIME:2020/01/26 21:29 READ:
0人赞 网友评论:0

刘辅汉(右)同志参加“爱在路上‘书’有余香”捐书活动。(周至县关工委供图)

■记者拓玲

“愿为飞絮衣天下,不道边风朔雪寒。”这是晚清著名诗人陈恭尹写在《木棉花歌》里的诗句,意为我愿化作漫天飞扬的木棉花絮,给天下人当作衣裳,让他们不再抱怨风雪的寒冷。在周至县,就有这样一位老人,自他退居二线的那天起,就把目光聚焦到对青少年的关爱上,以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和乐于奉献、不图回报的精神,全身心地投入到关心下一代工作中。

25个春秋中,他积极践行“五老”精神,在贫困青少年和爱心人士之间搭起爱心“桥梁”。他累计让1300多名贫困青少年得到资助,还用自己省吃俭用节约的上万元养老金,资助家庭贫困的优秀学生。他,就是曾多次荣获陕西省和西安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西安市第五届文明市民标兵、西安市“最美五老”荣誉的周至县关工委原副主任刘辅汉。

“痴迷老人”:“化缘”之举如潮水

刘辅汉是周至县楼观镇东楼村人,1956年10月参加工作,曾任司竹乡副乡长、终南镇镇长、党委书记等职。1995年春,他从周至县纪检委副书记岗位上退居二线。时任县委书记找他谈话,让他退居二线后再为周至县的青少年成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党性特别强的刘辅汉二话没说,直接奔赴新的工作岗位——周至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担任副主任。

上世纪90年代,周至山区经济相对落后,校舍建设一直迈不开步伐。刘辅汉常常说:“人家城里人养个鸟都有个好鸟巢,难道咱山区的下一代不应该有个好校舍吗?”面对山区一些破烂不堪,岌岌可危的校舍,他寝食难安,和关工委其他老同志四处奔波,到处“化缘”,千方百计解决山区校舍条件差的问题。

地处秦岭北麓的翠峰乡史务小学,在校学生600多名,校舍是上世纪50年代在原来的古庙基础上修建的。经过半个世纪的风雨侵蚀,校舍出现了墙皮脱落,椽弯檩折的情况。每逢大雨天,学校出于安全考虑只能给学生放假。得知情况后,刘辅汉跑到西安市区,在市扶贫基金会的联系帮助下,澳门一位爱心人士乐意捐资25万元帮助建校。可25万元资金根本不够建校,他又找到姓胡的企业家,讲述山区孩子上学的困难,企业家为老人四处奔波而动容,当即决定捐款10万元。村民们闻讯深受鼓舞,积极为建校踊跃捐款。很快,一座15间3层共1300平方米的钢筋砖混结构教学楼建成投用。

这些年,刘辅汉为建设校舍“化缘”的事举不胜举。一些同龄人劝他,“老刘啊,你已年过古稀,这么多年为这些事不光忘记了年龄,连辈分都忘记了,你这么痴迷,到底图啥嘛?”刘辅汉听后淡淡一笑地说:“人嘛,志趣不同,我爱青少年,更爱下一代,对我来说,让娃们能安心安全地读书,就是我追求的快乐。”

西安高新区资助2万元,维修马岔小学;西安市自考办捐赠26万元,援建安家岐希望小学;香港慈善家和有关单位捐赠22万元,援建耿峪希望小学;西安市人行资助3.3万元,维修庙沟小学……看到爱心人士纷纷解囊,他的“化缘”之心就像涨了潮的海水,一发而不可收。在他一腔热情的感染下,为扶贫建校捐资者纷至沓来。

“爱心爷爷”:关爱之情似火焰

“一切为了贫困孩子,为了贫困孩子一切。”这绝非一句空喊的口号,而是“最美五老”刘辅汉实实在在的言与行。

2000年以来,周至县每年被高职以上学校录取的学生达五六千名。但“上学难”仍成为周至农村一些贫困家庭的头疼事。哪里有青少年的烦心事,刘辅汉就冲向哪里,他想尽办法为周至县的贫困学子编织一片希望的蓝天。

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场景:在周至县农业局会议室,当西安市一位企业家现场把1.3万元捐赠给姓刘的山区贫困学生时,受助学生家长感激涕零。他拉着刘辅汉的手激动地说:“你们不光是帮助了我的孩子上大学,也是我们全家人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教育孩子认真读书,不辜负你们的关爱。”

受资助的刘姓学生,来自大山深处双庙子乡,以优异成绩考入延安大学,是该乡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录取的大学生。可这样的喜事却让一家人高兴不起来,因为该生的姐姐有病在医院治疗,他的父母前往医院看望时不幸遭遇车祸。母亲当场停止呼吸,父亲也被摔成重伤。姐姐得知父母遭遇车祸后,不久也离开人世。面对一连串的家庭变故和高昂的学费,这位学生伤心至极,家长也几乎放弃了孩子去大学深造的机会。刘辅汉闻讯后立即与这位家长和学生座谈,并及时和有关部门联系,才得到这位女企业家的资助。

昵      称: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