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365bet体育 >

聚焦『低美感』

POST TIME:2019/06/05 15:33 READ:
0人赞 网友评论:0

张渝

美术批评家,主要研究方向为现当代美术批评。已出版个人专著《雪尘语画》《青春的子弹》《书法主义》,并在全国学术期刊《书屋》《美术观察》《中国书画》《艺术当代》《江苏画刊》《荣宝斋》《美术博物馆》《朵云》《收藏》《文学自由谈》《文艺报》《美术报》《中国美术报》《中国书画报》等报刊发表艺术评论文章200余篇。

文艺批评

低美感社会的高光时刻

所谓“美感”就是我们对外在世界之美的心理感受。它的基本要素是直觉、情感、想象和理解等。当我们说“低美感”时,一定是这些美感要素都不在自己的峰值范围。但是,我为什么要写“低美感社会的高光时刻”这个题目?

因为丑小鸭也有自己的幸福观。很多低值美感,比如大妈广场舞之类总是有着自己的高光时刻。她们可以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闪亮登场。而所有的“闪亮”都是一种“高光时刻”。当“低美感”不再是一种概念,而是一种社会现实,问题就来了:低美感中,我们何为?

雷蒙·威廉斯说,“当最基本的概念突然间不再被视为概念而是问题时……,就再也没有必要倾听有关它们的慷慨演讲或者各派间的唇枪舌剑了。如果我们还能再做点儿什么,就是要将构成这些概念的诸多要素再次捡拾起来。”捡拾美感诸要素不是野地里挖荠荠菜那么简单,它需要我们首先腾空自己心里的空间。

如何腾空?

很常见的一句话:“没闲心管你这事儿。”在一个惟恐自己电话掉线的社会,这句话不仅没错儿,而且是我们当下处境的现实写照。但是,“低美感”的问题也在这里:没有人管“闲心”究竟在哪里?对于此,叶延滨讲了个苏东坡的故事:“元丰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夜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入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

当然,我们都到不了苏东坡的审美层次。即使按照苏东坡所述的动作情景再现一次,也大多是演戏。但是,所有的“演戏”是否也是研习的另一种方式?在一个低美感社会,除了不知安放在哪里的“闲心”,我们是否也少了仪式化的“戏精”?

低美感社会问题的另一个现实是审美力低下。这一点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以公共艺术形式遍及大街小巷的奇葩类建筑、雕塑以及其他景观艺术。此外,各种文化街以及只有地理差异而无内涵不同的同质民俗文化小镇,也以表面的熙熙攘攘遮蔽了灵魂的空洞和审美能力的低下。这类现象共同的问题是把文化作为“即时贴”式的标签,然后随意张贴。

张贴,而且随意,不是任何人或任何机构都可以实现的目标。在一个层级分明的社会,能够如此的,一定是被赋有管理权限的权力机关。惟其如此,福柯的文化研究最深入地插进权利的反思中。不过,福柯的深刻,不是这篇短文可以容纳的。所以我只能如此说,某些管理部门不仅让商业逻辑渗透到社会审美环节,而且让权利逻辑拿着一把小手枪在其身后督阵。对此,叶匡政说:“在这种逻辑之下,学者退化成了明星,专著退化成了讲话,学术退化为了游戏。”这一系列的退化,势必导致曾经的美感社会退化为低美感社会。为此,叶匡政举了例子。他说,明清之际,中国最有独特精神的城市大概属苏杭了,所以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种说法。从表面上看,苏杭最有名的是这里的娱乐和大众文化,以及“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园林风光。但实质上这不过是隐逸文化在当地风物人情上的体现。

叶匡政的观察很有道理。一个地区、一个社会的美感,一定要有文化的底子。不同的只是我们的选择:雅文化还是俗文化?可是,谁来选?谁有权利选?《宋史·律历志三》说:“兹事体大,非容轻议。”我能做的只是翻开黑格尔的《美学》,仰望星空,努力寻找真正的一句话:要有光。

城市低美感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在最短的时间内认识一座城市,就是通过它的市容市貌来打“印象分”。当城市的经济实力提升,新建一些高楼大厦或者城市雕塑作为“地标”扩大城市影响力就成为必然,很多城市还会在节日等特定时段对街道、景区做特殊展陈,进行城市品牌营销。不过这些行动一不留神就会“用力过猛”,让观者“欣赏无能”。

“难以理解”的城市建筑

设计者品格左右作品审美

昵      称:
评      论: